您的位置:首页  图片新闻
重大局不计个人得失,大智慧映衬公正品行——傅老师追思会侧记(四)
发布部门:经济法学院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08-16

 

 

在傅老师的追思会上,与会人员从不同的角度,从各自的感受,从点点滴滴的平凡小事,娓娓道来,回忆追述傅老师的动人事迹、崇高品德、无私精神,缅怀傅老师的为官:重大局不计个人得失,大智慧映衬公正品行。

顾功耘说,傅老师最高官职是经济法学院党委书记,正处级,也算不上什么大官,但是从法律系副主任,然后到《法学》的常务副主编,再到经济法学院党委书记,无论在什么岗位他都极尽自己的全力,是一个优秀的干部。傅老师对学校的工作安排或职务调动,都能准确理解学校意图,不计较个人利益得失,服从组织安排和工作部署。2003年学校从整盘棋考虑,要引进人才安排任《法学》主编,将时任《法学》常务副主编的傅老师调任经济法学院任书记。要离开熟悉的且很有成效的编辑管理工作岗位,到一个专业不对口,业务不熟悉的全新的工作地方,学校不知傅老师是否愿意。顾功耘说,学校将这个有难度的谈话工作安排给我,想不到我一开口讲了几句话,他就认领了这个工作了,我当时喜出望外。鼎生同志真的是一个好同志,完全是听从组织安排,大局意识强,只要几句话,他就能马上意识到工作的意义和价值。学校希望他能把这个工作做好,后来事实证明他在这个岗位上确实是做得非常好。

傅老师在经济法学院了十年,是经济法发展的比较明显比较快的十年。吴弘说,傅老师调任经济法学院任书记后,把政治思想工作当作一门学问来研究,兢兢业业,做得非常专业。傅老师善于做人的思想工作,这个是傅老师一个非常大的特点。每一次评职称、评博导、竞聘岗位,都会有一些活的思想情况,傅老师都会非常深入地、细致地去做工作,去协调。傅老师善于将很多事情处理在潜移默化、无声无息之中。学院开展凝聚力工程的所有活动,傅老师自始至终都亲自参与。学院每年开年度大会,都请傅老师做主题讲话,他都精心准备,每次讲一个主题,这么些年我们已经养成了习惯。傅老师充分利用周三例会时间开讲座,亲自为学院老师讲专业讲座。他还为学院的学科建设提了很多有针对性的宝贵建议。在与傅老师的合作非常默契、十分有效。

傅老师作为书记,努力将思想工作做到实处,做到人的心上。张璎回忆说,我在学院做分工会主席时,傅老师就给我讲,你是学院工会主席,我是书记,我们两个首要工作就是关心好本学院老师的生活、福利,尽力帮助他们解决后顾之忧。每次他都说“不管是在职的还是退休的老师,家里出现生老病死这些大事情的话,我们再忙都要亲临、关心,你要帮我安排好这个事情哦,我们要代表学院、代表学校。我们不能说那种空洞的话,要做实际的工作来体现党的凝聚力。”我们学院凝聚力做得很好,就是傅老师带头从这些点点滴滴细微的事情来做起的。陈少英老师因病做手术时,不仅将手术后的照料工作全部安排好,而且一直在手术室外等候,当陈老师从手术后醒来第一眼看的就是傅老师。这让陈老师感动不已……

无欲则刚。傅老师为官从不计较个人利益,所以他的工作能令人叹服。任超回忆道,曾闲聊到学校教授楼的分配,傅老师说当时这个楼分配就有很多矛盾,学校安排他来负责制定这个楼的分配规则。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只有无私的人,非常公正的人才能担负起这个分配的重任。郑少华回忆说,有一次按傅老师的要求,将向《东方法学》投的稿件写到一万多字,按稿费标准可得一万元,但后来文章发表后,作为主编的傅老师只发了七百多元稿费。后来在一次会上,傅老师说,“因为上海财大是刊物的学术理事单位,每年资助五万元,如果我给少华一万元钱,就意味着他拿了回扣了,我不敢害他。”事后我觉得傅老师做得非常对,因为刊物有二十多家学术理事单位,领导写文章都给一万块钱,那这一万块钱到底是回扣还是稿费呢?傅老师这么做,当场把我作为典型树了一下。所以我觉得为什么《东方法学》在傅老师手里能很快地上升到C刊,跟他这个品格是有关系的。

傅老师为官做得这么好,究其原因正如郑少华回忆傅老师的话所说,“在高校没有搞得定搞不定的事,做干部嘛,就要把自己当成傻子,自己多牺牲点,不要考虑自己的利益,你就摆平了”。